About Sean zhang

I'm a reader,Thinker and doer

Public Notes


Recent Activity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在大数据时代,因为数据的价值很大一部分体现在二级用途上,而收集数据时并未作这种考虑,所以“告知与许可”就不能再起到好的作用了。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现在,广告业是一个高利润行业,因为大部分的数据都藏身于此,而社会各行各业都急切地需要通过挖掘这些数据进行定向广告。随着越来越多的事情被数据化,越来越多的行业意识到它们与数据有交流,这些独立的数据中间人也会在别处出现。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Inrix的分析发现,上下班高峰时期的交通状况变好了,这也就说明失业率增加了,经济状况变差了。同时,Inrix把它收集到的数据卖给了一个投资基金,这个投资基金把交通情况视作一个大型零售商场销量的代表,一旦附近车辆很多,就说明商场的销量会增加。在商场的季度财政报表公布之前,这项基金还利用这些数据分析结果换得了商场的一部分股份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在與外國人的會談中,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風格:先說幾句機智的開場白,對外國客人表示歡迎,然後迅速專注於他要討論的議題,直率、明確、強而有力地表明自己的觀點。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他能很好地抓住主要問題,深刻理解並簡單說明問題的實質,果斷並且直截了當地作出判斷和決定。」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毛澤東會見外國人時散發著帝王般的自信,談論哲學、歷史和文學,縱論天下大勢。周恩來在國內外會見外賓時,則表現得博學而儒雅,他態度親切,體貼入微,對客人照顧得十分周到。他既談大事,也願意討論細節。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鄧小平充滿自信,做事堅決果斷,穩健踏實,因此他們害怕鄧有可能變得跟他的導師毛澤東一樣。於是他們決定不給他全部頭銜,並在他和另一個旗鼓相當的人——陳雲——之間維持權力平衡。給鄧小平實際權力,卻不給他正式的名銜,這種奇怪的安排能夠運轉,是因為大家都明白內情,也因為鄧小平本人更感興趣的是實權,而不是名銜。他願意在沒有正式名分的條件下接過工作,不要求公開張揚。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他表達了黨內高層的一種主流觀點:中國的兩次大災難——大躍進和文革,是由於制度造成的,這種制度允許一人統治,容不下不同的聲音。因此中國需要建立法制,這樣的話一個人不管能力有多大,都不能由他一個人說了算。法制一開始可能不健全、不完善,但可以逐步使其變得公正合理。
  • Sean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毛澤東曾說部隊裏的人都怕鄧小平,現在鄧大司令又把槍口對準了教育部:「教育部要爭取主動。你們還沒有取得主動,至少說明你們膽子小,怕又跟著我犯『錯誤』。⋯⋯要有具體政策、具體措施,⋯⋯你們要放手去抓,大膽去抓,要獨立思考,不要東看看,西看看。⋯⋯贊成中央方針的,就幹;不贊成的,就改行。」
(Fuzhou,China)
Sean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