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Activity

  • vandyck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上次我來的時候是冷冽刺骨的初春時節,稻田裏一片枯黃,如今已是一望無際的金黃稻穗隨風搖擺的秋季。我走過已經毀壞的水車旁,爬上隔開一柳家北端的低崖,進入樹叢內,然後向南望著一柳家。  聽說在這次財產稅制及農地改革下,一柳家已沒落了,保留著本陣原來面貌的主屋建築,看起來也更頹敗了。  我的眼光轉向鈴子埋葬貓的宅邸角落,發現那一帶長滿了一種紅黑色名叫彼岸花的曼珠沙華,就好像染著可憐的鈴子的血那般,正顫抖地在風中綻放著。
    Note: 本陣殺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