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Activity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共经常指责日本篡改侵华战争历史,然而在谁领导抗战的问题上,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犯日本同样的错误。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是强者撰写的。这些关于“历史”的说法在过去传媒落后的时代,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是成立的。在可以垄断舆论的情况下,谎言重复千遍即是真理。但是在舆论发达的时代,强者垄断不了舆论,也不可能让“历史”随其所欲地撰写。关于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记述和评价,在互联网时代成为稀松平常的现象。 例如,围绕着反右、大饥荒、文革以及89等中共建国以后的诸多重大历史事件,近些年来民间和学界出现了大量不同的声音,再不是官方可以一锤定音了。非但如此,许多不同的记述往往冲击着陈旧的官方结论,逼迫后者要以“今日之我修正昨日之我”。当下正在中央一台热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将“粉碎四人帮”说成是毛泽东生前部署的,就遭到不少人的吐槽,斥其为违背史实。 回到抗战问题上,中共当然可以有一套自己的“抗战史”,可以把自己美化成“中流砥柱”。但“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这种不顾史实的做法代价极高,不但不能服众,而且有损国共合作大局。还会给一些日本右翼以反击的口实:你自己成天篡改历史,有什么资格指责他人? 我很不能理解这种自我美化,难道因为标榜自己“一贯伟大光荣正确”,所以真的就相信自己“一贯伟大光荣正确”?这种绝对的自信大概也是一种病吧!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信息繁冗和过载的时代,只有明白取舍的人才会胜人一筹,因为他们能关注真正重要的事情。苏斯博士(Dr. Suess)就是去繁就简后创造惊奇的典范,他最畅销的著作只用了50个不同的单词携程。漫画家索尔·斯坦伯格也说,一件艺术作品体现的是打破藩篱的挣扎。 “创意不仅仅是我们放进去的东西,也是我们选择丢弃的东西。”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我简短职业生涯中的心得之一就是:副业往往才卓有成效。我说的副业是指那些你以为只是消遣时间、瞎玩玩的东西。那些才是好东西,那些才是奇迹诞生的地方。 用副业和爱好维持你的热情,你会在本职工作中也充满创意。没必要做每件事都是为了钱。 你的爱好只会给予,从不向你索取。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A touch of sin,一丝罪恶,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基督教认为,世人的罪在耶稣订十字架流血之后的新约赦免。中国人从敬鬼神而远之,到求神拜佛,但对佛教的排除也由三武毁佛,当从沙门不敬王者,到佛教最终臣服于王者之后,当佛教可以见性成佛,甚至净土宗念经成佛之后,统治者似乎终于可以放心,但对民间有组织的所谓邪教依然在黑夜中都会睁开眼睛,而且,会以残酷的手段予以制止。黑土地上的法制教育班莫不是例证,对要求会见的律师,是拘禁和打断肋骨。对此的控告,相信当局会置之不理。相信性恶论的荀子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以前的成功,并不表示会一直成功。 骄傲是罪的起源,当一个个政客试图用权力等控制人们的言论自由时,是一种罪;当一个组织试图垄断政治市场时,是一种罪;当一个个企业家为富不仁时,是一种罪.当一个个法律人昧着良知践踏法律时,是一种罪。电影审查员以宗教裁判所的口味裁剪电影,甚至不让公映,也是一种罪。显然,他们也看出了这一点,《天注定》注定没法在大陆的电影院播出。我们现在的政府官员,是连天都不信的,唯物主义者,只相信金钱和榔头。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鲁志立(北京农业大学一九七○届毕业生)撰写的《什么是法西斯主义》,确是一篇讨伐当局法西斯暴政的檄文: “(中共当局)禁止一切为世界公认的民主权利以至人民的思想和言论自由,残酷镇压一切反对或仅仅不同意暴力统治的人民,甚至采用公开的恐怖手段。 “竭力推行种种仇视人类的反动谬论,例如宣传种族优劣论、反动血统论,人为制造阶级与阶级划分论等来迷惑笼络一部分人以达到镇压人民的目的。此外还竭力推行愚民政策,实行奴化教育,提倡奴隶主义的盲目服从精神,宣扬个人迷信和领袖至上的神话,从意识形态上已堕入了完完全全的唯心主义。” “打倒法西斯!”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行刑前的宣判大会上,行将被枪毙的人的舌头是被勒住的,因为要防止这些反革命分子呼喊反动口号。因为写了一篇《出身论》而被处决的遇罗克和别人不同的。他从没害过眼病,眼角膜可以派用场。所以临刑前,警察从那批应“立即执行”的人犯中将他挑出,塞进一辆警车拉离了现场。他的家人不明所以,直到近十年后才得知,一份只允许医生阅读的内部资料曾披露:“政治犯遇罗克”的眼角膜被移植给别人,手术成功……当初警方没有按例向遇家收取子弹费,大约就是因为眼角膜已抵了子弹费。 在北京市公法军管会的《通知》里,中央美术学院学生张郎郎被指“对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极为仇视……出卖了我国大量重要军事、政治、经济情报。”自然应予处决。但他的父亲张仃是中共老干部,张郎郎就是在延安出生的。总理周恩来与张仃熟识,以“缓刑,继续调查”为名替张郎郎保了一条命。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一九五七年时,顾文选是北京大学西方语言系的学生。在毛泽东发动的“整风运动”中,该系开了个“控诉会”,由三名在一九五五年“肃反”运动中受到不同程度迫害的同学上台控诉。先在系教学楼里开,后又移到学校办公楼召开大会。校党委闻讯,欲予制止,要求至少去掉“控诉”二字,但遭拒绝。顾文选是上台控诉的同学之一。会上,他还批评了某些党的干部:“这些名义上为人民服务的,又不与人民同甘苦、高高在上的人,却自命为坚定的马列主义者、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他应该在群众有汽车坐了他才坐;群众有呢料的衣服穿了,他才穿;群众住上洋房了,他才住……可是事实上那些人却享受著特权,生活水平远远超过了群众。”他奉劝某些干部,“如果你感到没有能力做领导工作,就自动下来,回到群众中来,可以去做工、种田,做不动了人民养你的老,千万别再坐在那里发号施令,贻误国家。”[9]...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一九六八年一月六日,湖南中学生、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简称“省无联”)成员杨曦光写了一篇《中国向何处去》,提出中共“与广大人民的关系已由领导和被领导变成统治和被统治,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由平等的共同革命关系变成压迫和被压迫的关系”的看法。该文在“省无联”内部传阅时被当局发现后上报中共中央。一月二十四日,政府总理周恩来及中央文革小组康生等公开点名“省无联”为“反革命组织”后,杨曦光等被关押。六九年十月左右,毛泽东在湖南对“省无联”问题发出指示:“省无联的群众是好的,其头头思想是反动的。”于是省人保组正式逮捕已被关押一年半的杨曦光等。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当邪恶势力出现的时候,众人全部屈辱,但扔有一个普通小人物站出来反抗。   《复仇者联盟》里是一个老人,而这部片子里,则是神盾局当中的一个程序员?工程师?反正是一个哆哆嗦嗦的普通人。面对抵在头上的枪支,他用微弱的声音说:“不,我不能启动。我要服从美国队长。”   当时我就飙泪了。   在一群“呼哈呵”的英雄当中,他哆哆嗦嗦的样子尤为打动我。   不由得又想到了,在麻木的众人中觉醒,敢于站起来的精神。
  • xddcc shared from a Personal Document
    今天,我们的情感需要被西方情人节所解释,我们的情感表达以西方情人节作为载体,西方情人节被赞“开启了中国人的情感革命,让中国人变得更浪漫了”。 我们曾经是那样一个浪漫的民族啊!我们的先人曾经生活在离造物主最近的地方,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爱、什么是真正的浪漫、什么是真正的美的生活。 那是人类的童年。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在匆匆行走的路上把自己的东西弄丢了,仓促起身,把别人的东西捡起来,当成自己的,然后继续往前走。 但是,别人的永远不会成为我们的。永远。
(Florida, USA)
xddcc